漩涡中的数字藏品,如何走出“监管”困局

作者:小现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5-26    

一分钟,上万份数字藏品全部售罄;几部手机同时抢,陪跑是常态,抢到是意外……作为在元宇宙框架下衍生出来的概念,数字藏品可谓风头正盛,而与此同时,市场火热的背后,也伴随着风险。

日前,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元宇宙工作委员会联合共17家机构发布了《促进数字藏品健康发展,推动数字经济元宇宙产业落地宣言》,意在推动数藏产业健康有序的发展。近日,“元宇宙融媒”对话元宇宙工委会创始发起人、秘书长吴高斌,他指出,数字藏品或将成为元宇宙最大的应用场景之一,但是在迎来巨大市场红利的同时,消费者也要警惕数字藏品背后蕴藏的风险,谨防数字藏品的各种形式炒作与金融化。

下载.jpg

数字藏品或成元宇宙最大应用场景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国内发行的数字藏品,技术原理与NFT基本一致,但在发行渠道和交易方式等方面存在差别。在国内,NFT更多是以数字藏品的形式为人所熟知。

在吴高斌看来,数字藏品包括NFT将成为元宇宙最大的应用场景之一。目前为止,在数字藏品的范畴,全球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千亿,未来可能突破万亿规模。同时,中国NFT的市场规模也在急剧攀升,将迎来巨大的市场红利。

吴高斌表示,我国的数字藏品市场起点始于2021年6月23号,支付宝发布的NFT九色鹿。支付宝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在“蚂蚁链粉丝粒”的支付宝小程序上全球限量发布了16000件名为“敦煌飞天”和“九色鹿”两款NFT皮肤。

腾讯紧随其后地在8月2日上线了国内首个NFT交易App并取名为“幻核”,首期限量发行300枚“十三邀”的黑胶唱片NFT。这三款NFT作品的发布,也宣告了国内的头部公司正式在NFT赛道开始布局。

“我国监管部门一直严令禁止虚拟货币交易炒作,因此国内企业平台都弱化了NFT的金融属性和交易属性,降低了炒作风险,在去年10月23日之后,支付宝的‘蚂蚁链粉丝粒’以及腾讯‘幻核’上发售的NFT全部改名为数字藏品,更符合国内监管要求,这也标志着NFT的本土归化。”

吴高斌表示,数字藏品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

在元宇宙经济生态的“人、货、场、基”角度来看,就数字藏品而言,属于“货”的部分,而且是数字商品的范畴。

其中,“人”包括虚拟人 、数字人、复刻人,“厂”是相关的应用场景,如百度希壤。“基”指基础设施,如能源、网络、计算、存储等硬件基本支撑,以及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软件环境,这些是数字藏品诞生的技术条件。

“实际上,数字藏品早就存在,随着元宇宙的火爆,它作为元宇宙世界的必要组件之一,被重新拉到人们的面前。抛开定义而言,我认为数字藏品诞生及加速的原因是我国碳达峰、碳综合以及疫情的加速所导致的。”吴高斌表示,我国数字藏品市场虽然处于初期阶段,但前景十分广阔。

他认为,数字藏品在新型生产关系下会大幅出现,数字藏品将在元宇宙发展的火热趋势下,在新型的生产关系中奋勇前进。

数字藏品是中国文化出海新路径

对于数字藏品与数字商品的关系,吴高斌表示,了解二者的定义才能更好地理解它们的关系。

数字商品,具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数字产品指信息内容基于数字格式的交换物或通过因特网以比特流方式运送的产品,而广义的数字产品除了包括狭义的数字产品外,还包括基于数字技术的电子产品或将其转化为数字形式通过网络来传播和收发,或者依托于一定的物理载体而存在的产品。

数字藏品则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而国内政策支持的是区块链技术的商品,不支持金融属性的产品。

“总的来说,数字藏品是数字商品的一部分,国家允许数字藏品作为数字商品的属性,但是对于数字藏品的金融属性和炒作数字商品属性而言,是需要被防范风险和相关许可才能做的。”

为什么有了数字商品还会出现数字藏品?吴高斌指出,因为数字商品的价值传递不够,它的利益区分不够,所以数字藏品为了满足人们的需求应运而生。

吴高斌强调,想要做好数字藏品,必须要明确其目的。

“我们认为以数字藏品为载体,大力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增强文化自信,是数字藏品的目的。优秀的中华文化正在尝试各种走出去的新路径,而数字藏品无疑是其中一个非常值得推广的形式。”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其中《意见》给出了明确目标:到“十四五”时期末,基本建成文化数字化基础设施和服务平台,形成线上线下融合互动、立体覆盖的文化服务供给体系。到2035年,建成物理分布、逻辑关联、快速链接、高效搜索、全面共享、重点集成的国家文化大数据体系,中华文化全景呈现,中华文化数字化成果全民共享。

同时,国家文化战略意见中也提到要提取具有历史传承价值的中华文化元素、符号和标识,丰富中华民族文化基因的当代表达,全景式呈现中华文化。对此,吴高斌认为元宇宙是最佳路径和载体。

数字藏品作为中国文化出海的新载体,势必会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与空间。基于最终目的,吴高斌指出具体能做的有三个方面,一是文化,二是科技,三是金融。目前来看,文化以及科技领域做起来相对快速、容易,而金融方面则需要相关许可,存在难度。

他表示,未来元宇宙工委将增加数字藏品用户使用的安全性、便捷性,加速引数字藏品行业规范发展,同时为国家数字版权交易、数据要素市场化等改革试点探路。推动与促进数字藏品作为文创载体表现形式的多样化,拓宽文创边界,助力艺术创作,促进文化发展传承,提高文创价值变现率,促进文创产业高质量发展。

如何辨别数字藏品“真假”

吴高斌表示,数字藏品的乱象主要来自于消费者无法辨别数字藏品的“真假”属性。为此他提出5步帮助消费者辨别数字藏品,保证消费者权利。

第一步合规是前提。从属性来看,基于数字藏品的定义,数字藏品在国内合规范畴之内,属于数字商品,国内政策支持的是区块链技术的商品,不支持金融产品。因此数字藏品属性合规的是数字商品,才能购买。

吴高斌表示,早在2021年9月15日十部委联合发文,虚拟货币已经是全链条的监管,任何相关的业务都属于非法金融活动,所以建议大家不要把收藏品当做虚拟货币。

第二步确定价值。价值之锚是支撑收藏,数字藏品的价值是共识、欣赏价值、娱乐价值、收藏价值、 使用价值、赋能实体、稀缺、社交、消费、心理、金融、资本等。数字藏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可以买卖,只有拥有价值的数字藏品才值得购买收藏。

第三步从权属来看。数字藏品既然属于商品范畴,那就一定有产权,类似房地产,有大产权、小产权、临时建筑与违建,消费者有权要求平台方提供相关产权证明一看就知道应该选择哪个,只有相关产权归属明确才能购买。

“用大产权、小产权、违规建设来类比,更通俗易懂。大产权是国家认可的有知识产权相关证书的;小产权是国家未必认可,但是有法人主体,有平台认证的;违章建筑就是无信用、无认证、无审核的,如果平台一旦关闭就面临危险。”

第四步是判断安全性。只有区块链存证的且合规技术支持的数字藏品才安全,区块链的存证是最佳证明唯一性的技术手段,目前相关技术较为成熟。其中推荐国内国家信息中心牵头的BNS、中国信通院物联网研究所牵头的星火链网以及央企牵头的长安链。

第五步合规交易。拍卖可能是唯一通道,数字藏品的商品属性无法实现金融功能,若要实现需要许可,否则就是产业链非法,目前拍卖可能是合规路径,只有许可的流通才安全。

“按照以上5步操作,一旦有纠纷,法院系统已经认可了区块链相关存证,这样可以保证消费者权利,只有法律认定的权益才能被保护。”

另外,为促进数字藏品合规可信,5月23日,当代社会服务研究院数字藏品中心获批,成为我国首个数字藏品全国社团机构。吴高斌被聘为执行主任,负责组建与运营工作,打造合规可信价值流动的服务基础设施机构。

据资料显示,当代社会服务研究院是由民政部登记、民政部主管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是由国家部委直接领导的社会组织,当代社会服务研究院数字藏品中心的成立将推动数字藏品更有序的发展,为打造数字藏品健康发展环境助力。


责任编辑:小现
首页 | 资讯 | 交易所 | 区块链 | 收藏品 | 股票 | 衍生品 | 碳排放 | 点评 | 图片

Copyright ©2010-2022 xhhui.com 现货汇版权所有 现货汇联系方式

渝ICP备16012227号-5 | 渝公网安备50010902001468号